關於出版,我想說的是:「你是我的嘴。擔任我們的發言人,好嗎?」◎陳夏民


「你是我的嘴。擔任我們的發言人,好嗎?」

雖然「景氣不好」喊了好幾年,但今年的物價全面調漲後,三餐外食的讀者或許一天就少了三十元,一個月下來也幾近一千元,排擠了可供買書的預算。而近日又遭逢書市五窮六絕的淡季,報表不理想,就連自售點的銷售都慘兮兮,我終於意識到什麼是「景氣不好」的真正滋味。

近日,「集合出版社」「基本書坊」這兩個以女、男同志為基本讀者群,本身的存在就是社運重要一環的出版社,接連遭遇難關,前者總編輯在臉書發出一封寧願讀者買書也不想繼續借錢出書的公開信,後者總編輯則是四年多來心力交瘁卻得不到太多回應,也開始心灰意冷。比對「女書店」先前發出的公開信,信中訴說「50個讚比不上1句真心的回覆/拍照打卡比不上實際在這買一本書」,一語道破了網路海市蜃樓背後的荒蕪沙漠。

會作出版業、開書店的人,有一大部分是因為理想性格,希望把自己所信仰的價值,透過書的力量,慢慢傳出去。但台灣讀者不夠多,起印量一千五百本或甚至一千本的小眾出版社,通常只能賣出一半不到的書,很難存活。曾有讀者說:「不會啊,你們的書不是都有上排行榜?」是呀,出版社經常會以排行榜的名次來宣傳,但比對實際數字,只有心酸。

或許你會說,不被人需要的書,一救再救,到時候還是會消失不見,這是自然淘汰。但以基本書坊近日推出的《我願意做你們的知己:我的同志孩兒們》為例,作者老藕六十多歲了,透過微博傾聽、幫助那些無助的同志,發願當他們的知己。這樣子的一本書,或許在一般通路沒有太好的陳列位置,但對於性別教育是如此重要的題材,或許就能夠拯救一個無助的、遭受性別霸凌的孩子免於無助之苦,難道不被需要嗎?

或許,一本書不是不被需要,而是不曾被看見。

一個月有那麼多的新書出版,要是沒有資源,無法定期推出全書系折扣書展,書籍上架之後便可能消失不見。更不用提在網路海洋中,新書銷售期結束後,除非有書展或是新聞露出,一本書幾乎就此消失不見。作書的人愛買書,也清楚一個月的新書那麼多,不可能叫讀者朋友都把書帶回家的道理。

苦無資源的小出版社,倔強、心急,卻又不願意為難讀者,該怎麼辦呢?

如果不會太麻煩,能不能變成我們這些出版社的嘴巴,擔任我們的發言人呢?

如果你看完一本書(就算是站在書店看完的也無妨,能夠閱讀一本書,都是很值得鼓勵的事情),讀完覺得很有收穫,或許你可以這麼做:

1.      告訴朋友:和書合照、抄錄部分段落、直接說故事,讓朋友們知道這個大大的世界還有一本小小的書,值得去讀。

2.      告訴網友:把這本書帶給你的感想,寫成短短的文章,張貼在各大書籍討論網站,並且同時把這篇短文章,投給網路書店(例如博客來於各書資訊頁上的的「我要寫書評」)。
我要寫書評!
3.      告訴鄰居、同學:寫信給住家附近或是學校圖書館,向他們薦購這一本書,讓你的鄰居有機會看見這本書。如果你是老師,或許也可以請全班同學陪你讀這本書。

4.      告訴媒體、通路:在通路購買,讓他們知道還有人需要某一本書。投書給媒體,告訴他們你想看見某一本書的評論或是作者採訪,不要讓更多人錯過這一本書。

該怎麼說呢?我們這些出版社都是不可愛的Hello Kitty,內心火熱卻苦無表達方式,只能悶頭苦幹用書傳情。我們期待你變成我們的嘴,或許你覺得這不過是舉手之勞,真的能夠幫助到出版社嗎?Yes,我們需要你,很需要你。

留言

我有努力寫分享文,
可是看完書寫分享又是另一個關卡,
所以想來開聊書會~
最近成功找到人來做這個事。
(應該是說有人自動自發辦了聊書會~XD)
匿名表示…
恩!這些做法真的可以拿來試試看!!
rongjun yeh寫道…
了解了!
我會盡力讓每一本書被看見
希望你們繼續努力
p.s綠野仙蹤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