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作家教我的事——書腰你真是淘氣的小東西 ◎陳夏民



不好意思我字很醜,我整理了一些書腰形式,還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那些作家教我的事——書腰你真是淘氣的小東西 ◎陳夏民


忽然發現這篇文章完全不會提到作者,所以有點文不對題,但反正這是一個沒有太多人看的小專欄,也就任性一下吧!

某日和設計師小子一起到某文藝營,和高中同學分享書籍包裝和行銷的概念,到了提問時間,有一個眼神清澈的男生舉手,說:「可以不要做書腰嗎?」

天啊,我真沒想到現在的高中生這麼直接,真令我害羞。

「不可以喔。我也不愛書腰,但,還是要做。」

台灣的書籍早前其實很少使用書腰,在那個時代,書也沒有現在的多,因此讀者到書店翻閱書籍的時候,多半是先看書背上的書介,再打開前折口看作者簡介,之後就繼續往下翻閱看內文了。之後,在大型書店平台文化導引下,書籍開本變大,混搭了美式平裝書(paperback,採取低價策略,以方便攜帶、閱讀為考量。)的包裝手法,加重圖片在封面的比重,以照片為視覺重點,把行銷文字留在前後書封上(此時依舊沒有太多書腰)。雖然乾淨俐落,但也凸顯了一個問題:有時候行銷文字留在書上會醜醜的,看起來很混亂。
The Shining!這本超好看的啦!想到史蒂芬金當初在美國文壇的際遇,就想到現在的九把刀。
這本也是非常驚人,請注意正封面上面的文案。
最近,書籍包裝多半走日系風格,另一方面也因為想把行銷文案獨立出來,方便讀者在陳列著數十本書的平台區,一眼就能知道這本書的內容走向,以及得獎紀錄,又不會把這些額外的東西留在書上,可以讓書的本體更純粹一點。
日本的書,連文庫本都有書腰喔。
完全因為封面才買的大陸書,後來才發現是蔡南昇大叔的作品!水喔!

有人覺得書腰不環保,那也不一定,有些書腰是利用封面紙邊併版印刷的,反而不浪費。其實,我也曾經就環保問題,和一個前輩討論要不要做書腰,他只淡淡說了句:

「現在書只能賣一個月,退完書剩下一本插進書架後,書店也不一定會主動補貨。你不積極一點,到時候倉庫裡面的書全部都要裁掉銷毀,你會不會覺得痛心,這樣子會不會更不環保?」
「可是我不覺得……」
「跟推薦人名單一樣,都是雞肋,對吧?」
「是。」
「愛書跟賣書是兩回事,作者不好意思賣,但你得幫他們賣,絕對不可以客氣。你背後背負著多少作者的心血,你要讓他們的書都被裁掉嗎?」
「可是……」
「你現在不夠強,只能打持久戰。所以你更應該先進入這個龐大的消費體制,先觀察它的弱點,然後再變成癌細胞,去反抗這個體制。」

那時候,我深深感到無力。不過在開了出版社之後,我有些不一樣的想法。書腰的確是因應實體通路陳列需要,所產生的作法,只要還有新書平台區,書腰就不太可能會消失不見。如果大家都從網路書店買書,或是開始閱讀電子書,這樣子不需要書腰,其實也不要緊(雖然不砍樹,但液晶螢幕的製造過程中,還是有其他污染,天啊到底什麼才會不污染啊)。但在目前的狀況下,還是有很多讀者習慣了實體書店的陳列方式,喜歡透過在手心翻閱來認識一本書的感覺。也因此,就出版商的立場而言,新書平台區就是羅馬競技場,平常就算我們出版社之間稱兄道弟,但為了讓讀者在極短的時間內對這本書感到興趣,把書帶回家,我們也是要殺得眼紅,一個機會都不能夠放過(但之後還是要一起喝嘎逼、吃薑母鴨好好討論行銷策略)!換句話說,書腰絕對還會存在很久。

沒有證據顯示沒有書腰就會降低銷售,更沒有證據證明有了書腰就比較保險。儘管帶點雞肋感,但在如今大家都想快速吸收資訊的時代,書腰的存在,的確還是有其重要性。既然書腰還會存在很久,那何不讓書腰變漂亮呢?雖然書腰原本就是行銷走向的產物,因此通常不會使用特殊的紙材去裝訂,但近日的書腰也慢慢走向精緻風格,除了用紙比較特殊外,長相也不太一樣,例如我們家比冥王星更遠的地方的鋸齒狀書腰、新版感官世界上的前後直腰帶摺法,還魂者的直式書腰、何曼莊給烏鴉的歌的斜線型書腰、第一人稱複數的海報摺紙式書(衣)腰,這就是天堂的架空斜線型書腰,甚至還有失戀排行榜的手工影印紙風格等。
開一刀,書腰就會變成斜的。
文案呈現上,各家也有不同,像我們家御伽草紙的書腰文案,以書法方式呈現,聯合文學的隨筆書系,因為要讓讀者有fu,所以走日系風格(只有在書腰上陳列一句很有意境的文案/內文,當然先決條件是作者需要有一定知名度),寶瓶出版的華文小說系列書腰,以帶點古典感的字體來呈現文案,下面放推薦人,營造出作者的重量等,還有越來越多走極簡風格的書腰文案,如東村的我的不肖老父等。

書腰文案就只有一句話,這套隨筆系列都滿好看的。
書腰正面的白色字體,儼然是寶瓶的書腰風格了,可參考《堊觀》、《名媛練習》等。

不過也不是一定得做書腰啦(轉的真快),例如我們家快要絕版的抽取式森林,就是以圖像說故事,省略其他的行銷文案,推薦人短語就放在書後折口,直接出擊。另一個更成功的例子,則是一人出版社的邊境國這本書,除了少數黑色字之外,整本書都是白的,也沒有書腰。這本書放在平台區上,簡直變成素顏的super star,搶盡鋒頭,根據私下詢問,那本書在實體書店的銷售,的確是滿不錯的。但這也是少數例子。

抽取式森林的插圖由亂舞罐頭執行,下方則是邊境國,封面有打突設計。
兩本書封面內部都有裡印刷。
下一次大家走進書店的平台區時,不妨觀察一下自己的看書順序,是否為「先看書封喜不喜歡→看書腰前後文案→看前折口看作者照片(略過文字介紹)和設計師是誰→隨意翻到中間看內文→放回去/拍照回家上博客來查價/直接帶回家」。話說,如果你是出版同業,應該會在看完前折口設計師之後,就跳到版權頁,首先看印刷資訊(到底幾刷了)然後看編輯和印刷廠吧?

逗點就要成立兩年了,依舊高不成低不就,沒辦法成為出版體制內的癌細胞。而我砍了不少樹木,印了一些書。或許就因為有些書沒賣好,導致樹木不願白白犧牲的冤魂就此棲息在我的肩膀,導致頸間痠痛很難輕鬆。唉,人生。

備註
1. 我相信每一個人對於書腰會有不一樣的想法,如果你有其他意見或是把書腰變得更酷更實用的點子,歡迎留言告訴我,或是到Facebook一起討論喔。
2. 手邊的書太亂,所以沒有拍太多照片,不好意思啊。歡迎大家到書店找一下文章裡面提到的那些書籍,查看他們的書腰形式。

留言

Unknown寫道…
兩面印刷的書皮,擺在書店架上賣的時候一種,擺在自己櫃子上收藏的一種
踢一滴寫道…
現在大家認為紙不環保,似乎多來自「要製造紙漿就要砍伐森林」的想像。但是現在的紙漿都是來自植木林,自然林的木頭反而不符合紙漿的要求。植木林可以永續經營(供應商如果今年種的樹不跟砍掉的樹一樣多,過幾年之後就沒樹可供應了,他們當然會種),紙又能夠快速分解,所以跟其他材料比起來,根本就是世界上最環保的材料。當然開闢林場、製造紙漿、印刷等過程都有破壞環境的可能,但所有其他的材料也一樣會有,而且都是可以被解決的問題。
匿名表示…
其實如果一開始就想買的書就會買,基本上我幾乎不看書腰上寫些什麼,而是看書本的名稱、背面的簡介、翻開內文的目大致瞭解寫些什麼、再翻閱書籍內容看吻不吻合自己所需,run過一次覺得可以買才會買。可是這樣你說書腰好像其實也沒那麼重要嗎?錯了,如果書架上的書沒有書腰我還是不會買,可能跑下間店看看吧,沒有書腰的書感覺就很像舊的XD好吧這是另類一點的想法。
juliet wang寫道…
今天在fb發表了我對書腰的看法,有朋友推薦了此篇文章。其實我的想法純粹是以使用者角度思考。我的工作是行銷,我非常了解商業操作必須性,我曾從事設計相關工作,所以對於設計排版印刷也很認同,但我站在消費者、閱讀者的角度來看,就是非常不喜歡書腰。這一點,我就很羨慕日本人總是能有一些小創意解決生活面對的小問題,即便只是雞肋的處理。以下是我個人於fb的貼文:是誰發明''書腰''設計啊??
不知道為什麼,出版社很喜歡使用''書腰''(據之前設計經驗),
加上書腰的書本看起來似乎比較有層次,比較有質感!?
對我而言,書腰其實不就是''增加廣告版面''而已,
設計好看具創意的書腰或許可以幫書加一點點分數,但其實內容有份量的書大可不必多此一舉。
不知道別人的想法如何,我自己真的挺討厭書腰,因為看書的時候容易掉,而且老是要想辦法收放好,不能盡情閱讀,簡直就一個很找麻煩的設計,要丟也不是,不丟又...就是很...牙給(台語)...
有一些書的書腰真的是惹到我,就索性丟了,最近,使用公司的雙面膠黏好倒也是一解決方法。
但根本之道...很想建議各位設計師和出版社設計一個不麻煩的書腰...
動動腦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