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出版,我想說的是:「不要保持沉默,把話說出來啊你!」◎陳夏民

「不要保持沉默,把話說出來啊你!」

那一天,出版社友人問我:「你很會跟讀者介紹書耶,說得很好。」
我看著他,想了一下子,說:「我其實很害怕對陌生人說話。」
他看著我,有點想要苦哭好像受傷害了,我趕緊說:「三八兄弟你不是陌生人啦傻b!」
不要痛了啦!對不起啦!你不是陌生人啦!
(翻拍自東立出版 火影忍者,超好看!)
我總是下意識想逃開任何需要溝通的場合,因為我害怕暴露自己的不足,也害怕爭執,因為這樣怯懦的個性,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逛街、旅行、上網、工作,與好朋友之間也會保持安全的距離,無法每天膩在一起。

開了出版社之後,我才發現這種逃避心態與我的職業有著本質上的衝突,出版需要溝通,需要面對人群(到底是誰洗腦我,讓我以為當編輯可以安靜在自己的小世界過活的!到底是誰傳遞核能電廠就算爐心有三十公分裂痕、也少了幾十根螺絲釘,也可以安全運轉的觀念給民眾的作家郭正偉:「試問原能會諸位大德,汽車引擎少了根螺絲釘丶汽缸也裂了,您們會載著自己小孩開上路嗎?」)。唯有透過溝通,才能把一個新的品牌、新的作者推出去。

但也不能只講大話,很可能會落到這冏到無以復加的田地啊!
(翻拍自《魔法少年賈修》文庫本,東立出版。)
於是,我開始在不同的學校、書店演講,只要有機會,我就一直對陌生人說話,總是把自家作品掛在嘴邊。另一方面,我慢慢地練習說話技巧,慢慢地學習如何回答聽眾的問題,或是四兩撥千斤把尷尬或是涉及機密的問題簡單帶過(像是很多人會問:「聽說xxx很難搞,是真的嗎?」或是「你有想過逗點倒閉你會怎麼辦嗎?」我只能在內心大喊:「不要問這種問題,你趕快把逗點的書帶回家,我就不會倒閉了啦!這位姐接拜託尼!」)。直到有一些陌生的人變成了朋友,直到有一些人拿著逗點的書請我在版權頁上簽名,我才相信,我目前做的事情終於有了一丁點的價值。

話雖如此,但我內心還是有個關卡過不去(拭淚),那就是在擺攤的時候,對著陌生的讀者介紹書。換句話說,就是變成業務或是銷售人員,努力說服顧客把書帶回家。擺攤和演講不同,畢竟,擺攤結束後,誰來支付我演講費啊?要是書沒有賣出去,除了賠上場地、宣傳費用,還得把所有書扛回家,這可是比通路賣書更加血淋淋也殘酷的挑戰啊!

不過,多虧了《海洋心情》的汪其楣老師,讓我克服了這關卡,走出去了。在2012年台北國際書展期間,老師從場地架設的時候就來報到。書展第一天,她就逛遍了每一個參與「讀字車站」的出版社攤位,還買了一大堆書。第二天開始,她就開始顧店,我也親眼看到她拿著角立出版的陳克華詩集《啊大,啊大,啊大美國》,一面拉著封面的活窗設計,另一面介紹內容,沒有幾分鐘,讀者就拿著那本書到櫃台結帳了!也看過她拉著讀者到一人、南方的攤位,介紹這些出版夥伴的特色,甚至介紹了某些書的內容(我心想,這位老師,您晚上都不用睡覺的嗎?不要熬夜念書啊!)。

這就是讀字車站!(郭正偉拍攝)
JoJo冒險野郎的肢體風格!
郭正偉、曾谷涵、陳允石、汪其楣老師、陳夏民我本人(左~右,誰拍的?)
到了第三天還是第四天,我告訴老師:「老師您這樣會不會太累啊?快回家休息吧?」她就說:「報告社長,不會!」之後,她似乎也發現我骨子裡面的怯懦(眼睛怎麼那麼好!),所以告訴我:「你就把書拿著,介紹給讀者,畢竟這些書不是壞東西,他們要不要買沒有關係,至少我們盡了告知的義務。」


有個同行曾經說過:「想要賣書,還裝什麼紳士淑女?面子卸盡也要用力去推!」(他也太激烈了吧啊啊啊啊!)的確,如果只是想要寫東西給別人看,放在部落格就好了,何必要砍樹印書?一旦把樹砍下來,就要對樹負責任,不能讓這些樹靈白白犧牲,否則他們終究會回來(並且騎在你的肩膀上)的!再者,如果一個作者以為作品出版之後,身為創作者的義務就完全盡了,而忘記自己還有那麼多個孩子們分散在全國的書店,孤零零地等待寄養家庭,在心裡唱著:「昨夜,多少傷心的淚,湧上心頭,只有星星知道我的心。」這樣子也未免太鐵石心腸了吧?(請學習《星星知我心》裡面的吳靜嫻媽媽吧!)

偶爾會收到年輕創作者的信,他們會說逗點的書似乎曝光不錯,作者可以輕鬆一點。但他們不知道,我常常逼作者四處演講、上廣播或是一直投稿,反正只要有宣傳的機會,一個都不能放過,先前也有作者告訴我:「我、我可以不要演講嗎?我害羞。」不要害羞,這是你的孩子啊!你不出面捍衛自己的孩子,誰可以幫你啊?出版社能做的,絕對不會少做,但有些事情不是出版社自己就能夠全部解決的!

現在也很習慣擺攤了!
在紀州庵,下雨之前。(我拍的)
紀州庵擺攤,忽然下起大雨,店家逃命中!
好想點一首成鳳的〈路邊攤的心聲〉給每一個擺攤的朋友。(我拍的)

雖然現在講座越來越多,在街上想要遇到作家的機率越來越高,類似活動已然變成安慰性質,對於銷售沒有太大幫助。但至少透過臉書或是部落格或是報紙或是更積極的行動,和這個世界溝通,把你的理念和態度告訴其他的人吧?就算不賣書,只要有想要推廣的信念,請不要害羞,大聲說出來,不要像(隱瞞真相不告訴我們的)原能會一樣逃避溝通。


畢竟,ㄥ呀))!把樹砍下來,就要對樹負責任,不能讓他你不出聲,人家怎麼知道你是什麼倫?

身而為人,如何下決定?

留言

令葳吳寫道…
寫得真好(笑)!
匿名表示…
你超有梗!
我笑歪腰(喂~這不是重點